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单小蕊新闻博客资讯网

过了晚上12点还有回来的

发布:admin05-23分类: 汽车

  132号院小区住了大约700户居民,小区面积有限,车棚也很狭窄,不到100平方米的车棚,整个呈长方形,自行车和电动车分别放在车棚两侧的墙下。郑师傅介绍,近些年来电动车、三轮车越来越多,车棚已经爆满,很多车子晚上放进来的时候,已经没有位置了,只好堵住通道来放,几乎让最后回来的存车人都没有了下脚之地。

  上周三,郑师傅正在看车,居民马女士进来说是自家的电动车在车棚里被蹭了。郑师傅仔细一看,发现马女士的电动车上有一条5厘米长的刮痕。马女士认为车子是停在车棚受损的,郑师傅应包赔她的损失。这个要求让郑师傅犯了难。

  存车前郑师傅并没有检查过她的电动车有没有刮痕,现在怎么就一口咬定是在车棚里被蹭的呢?另外,“电动车不像汽车,刮了、蹭了可以修补,这点刮痕该咋赔?”郑师傅说。他咨询了几位修电动车的师傅,对方告知,这么小的刮痕不算个事,根本不需要修理。马女士对此却不满意,她认为,如果车子被人随意剐蹭又没人负责,以后大家都随便剐蹭,就更没办法了。

  马女士和郑师傅各执己见,修理电动车的师傅建议,如果真要修理,就干脆换个外壳,大概几百元。郑师傅一听当然不同意。两人各说各的理,争执不下就吵了起来。

  热心居民把这件事告诉了小区的民事调解员乔师傅,老乔一看车上的刮痕就笑了。“就因为这么一点事,你们俩就这样闹来闹去,这不成笑话了?”大家都是邻居,低头不见抬头见,没必要为这点事伤了和气。

  老乔建议看车棚的郑师傅给马女士优惠存车费,也希望马女士能替郑师傅想一想,最后老乔又出了个主意: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由于车棚面积太小、车太多引起的,但扩建车棚明显不现实,郑师傅不如在车棚里装个摄像头,以后再有此类情况,该是谁的责任谁来承担。

  郑师傅觉得这个建议不错,他说自己确实得装个摄像头,这种事以后肯定还会有,要是都让他赔偿他可真受不了。

  郑师傅说,他打听说安个摄像头并不贵,大概两百多元就能给车棚安装一个,自己出钱安装也行,反正对今后防贼也能用得上。摄像头计划就安装在车棚出入口的大门上方,正好能把整个车棚里的情况尽收眼底。具体怎么个安法,他打算最近就和小区物业办公室联系一下。

  对于安装了摄像头以后,再发生存车纠纷该怎么解决,是不是完全依靠摄像头,郑师傅觉得归根到底还是要自己和人家再商量解决,“我在这院里看了六七年车棚了,和居民们都很熟悉了,只要好好商量,大家都不是那种难说话和相处的人,应该都能解决了吧。”郑师傅说。

  郑师傅快70岁了,平时和有残疾的大儿子,一起看守车棚,父子两个人在车棚的值班室安身,车棚门口的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,冬天冷夏天热,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,他们父子一年到头就坚守在这里。

  “有时候天不亮就有人要早走,过了晚上12点还有回来的,都得起来给开门,休息不好也没办法。”郑师傅说,有一年冬天,有一个人晚上喝醉了,回来得很晚,听到叫门声,郑师傅赶紧起来,对方却嫌自己开门不利索,让他在外面等的时间长而大吵大闹。

  每年的10月份,郑师傅开始收取当年的存车费,结果有些居民就想各种办法拖欠着不交,而且还有来硬的,摆出一副“就是没钱交”的姿态,还有人软磨硬泡,常在“上个月我就存了几天,就免收了吧”上面斤斤计较。

  看存车棚期间,郑师傅觉得最辛苦的就是安全问题。“时时刻刻都要小心警惕偷车贼,有几次看见有鬼鬼祟祟的人在车棚门口探头缩脑,我出去问他们是干啥的,人家看我老了,孩子还有残疾,都不怕我,一边走一边骂我,叫我小心点。”郑师傅说。

  郑师傅说,老伴早就不让他给人看车棚了,但是想着自己家里收入只有不到两千块钱的退休金,4个孩子的家境都不是很好,还想攒钱给子女们多留点。另外这把年纪了,干别的更没人用,这里好歹还能照顾上有残疾的大儿子,“好几次都想过,干完今年就不干了,可还是一年一年坚持下来了。”郑师傅说。

  谁主张,谁举证。马女士要索赔,先得拿出电动车是在车棚被剐蹭的证据,随后,由肇事者予以赔偿,并非郑师傅承担全部责任。

  这样看来,车棚里要有摄像头就好了,先证明郑师傅是否清白,再查究竟谁闯的祸。

  如果“罪魁祸首”是马女士的至亲好友,结果会怎样,一笑而过么?如果TA和马女士素昧平生,就此结怨么?如果恰恰不巧冤家路窄,这事儿会闹大么?

  所以不在于摄像头安不安的问题,而是人和人之间处理冲突的态度。和气少了,怨气就多了。信任少了,麻烦就多了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